智庫中國 > 

【液體集運】易綱:我國貨幣政策的居中之道

來源:北大國發院網 | 作者:易綱 | 時間:2021-09-30 | 責編:申罡

題記:2021年9月19日,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暨南南合作與發展學院承澤園新院區落成啓用儀式隆重舉行。落成慶典之後,在以“中國經濟學的使命與傳承”為主題的慶典論壇上,北大國發院六位創始教授林毅夫、易綱、海聞、張維迎、張帆、餘明德分別做了視頻或現場分享。本文根據易綱教授的分享整理。

易綱教授


非常高興回到北京大學,祝賀承澤園的落成。


我們27年以前在北京大學成立了“中國經濟研究中心”。這個名稱中有兩個“中”字,一個是“中國”,一個是“中心”,可見“中”字對我們的重要性。


中國人非常慷慨,一點也不吝惜,把最好的詞都給了外國國名。比如,英國是英雄的“英”,美國是美麗的“美”,德國是道德的“德”,法國是法治的“法”,意大利三個字都很好。我們可以把這些最好的詞都給別的國家,但唯獨留下一個“中”字來定義和代表我們自己的國家。


“中國”這個詞原本是地域的概念。早在三千年前的西周初期,“中國”一詞就出現在了的青銅器“何尊”的銘文上,該段銘文記錄了周武王伐商之後遷都的事蹟,其中“餘其宅茲中國”一句,意為“以此地作為天下的中心”。“中國”成為我們國家的名字是辛亥革命以後。居中之道,不偏不倚即為中,是我們渴望和追求的心理與精神狀態,對制定宏觀經濟政策也有指導意義。    


今天藉此機會講一講,我們的居中之道這一文化和精神追求在貨幣政策上的應用。


貨幣政策最重要的是利率。中國的利率水平在全世界居中。人民幣已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籃子,包括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英鎊等最主要的可兑換貨幣。在這個籃子裏,人民幣的利率最高,發達國家的利率則是零利率或負利率。同時,中國又是金磚五國的重要成員,在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這五個最有代表性的發展中國家裏,我們的利率又是最低的。所以,一邊是可兑換貨幣,一邊是最典型的發展中國家貨幣,我們的利率是居中的。比如貨幣市場利率,現在我國七天回購利率2.2%,十年期國債收益率2.85%,這比所有發達國家的利率都高,也比所有發展中國家的利率都低。如果仔細想,這個利率水平是有道理的。我們確實做到了利率水平居世界之中。    


我們的貨幣單位和匯率水平也是居中的。匯率是人民幣的比價,反映人民幣在全世界的購買力。現在的人民幣匯率是6.5元等於1美元,貨幣單位不大不小,處於居中的有利地位。貨幣單位不能太小,否則一件普通衣服的標價都會是幾萬、十幾萬,老百姓日常購物識別和計算都不方便;貨幣單位也不能太大,太大什麼東西都很貴,我們是發展中國家,還沒達到那個水平。目前貨幣單位比較大的主要是英鎊、歐元、美元等發達國家貨幣,俄羅斯、印度等發展中國家貨幣單位則比較小,與這些主要國家相比,我們的貨幣單位和匯率水平其實是居中的,也是合適的。    


我們是不是為了居中而居中呢?我們今天論壇的主題是“經濟學的使命和傳承”,我們要看到居中之道背後的經濟學道理。其實,這個道理簡單地説就是由市場配置資源,利率和匯率由市場供求決定,就能較好地實現居中之道。


利率由市場供求關係決定,是企業、居民和金融機構等市場主體的儲蓄行為、投資行為、融資行為在金融市場中共同作用的結果(主要通過銀行存貸款、債券市場、股票市場、保險市場等進行投融資活動,並將金融資源配置到實體經濟和各類資產上)。所以,利率是市場交易出來的。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蹟證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主要由金融市場來配置資源的效率要比計劃經濟高得多,廣大人民羣眾的福利要好得多。


匯率也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我們實行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中央銀行對匯率的干預越來越少,現在基本上已是由市場供求決定匯率,這有利於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匯率和一個國家的競爭力、全要素生產率增長趨勢密切相關,這些可以理解為是市場的基本面。我們能不能平穩邁向中高收入國家行列?人均GDP在達到一萬美元之後,能否繼續穩步提高?那就要看一個國家的社會和經濟發展的穩定程度。如果一個國家的經濟制度、政治制度、法治越健全,其匯率就越可預期、越穩定。如果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高,環境保護和社會治安好,大家就願意支付較高價格去旅遊和購物,瑞士就是一個例子。所以,匯率是和經濟、社會、法治、文明、環境等方面綜合聯繫在一起的。如果我們未來在這些方面做得好,那麼我們一定可以順利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    


反之,如果一個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得不好,甚至出現經濟危機或金融危機,也會首先反映在匯率上,就會出現匯率的大幅貶值,從而使這個國家用美元衡量的人均GDP降低。這樣的例子在過去100年的歷史中在不少國家都發生了,這裏就不再列舉。  


簡單總結就是如下幾點:

第一,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不偏不倚為中,中庸之道為中;

第二,我們的關鍵變量——利率和匯率。利率居中有利,貨幣單位和匯率水平也正好適中,這都是改革開放以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綜合結果;

最後,我們不是為了居中而居中,要看到背後的經濟學道理,即利率和匯率都是由市場決定的,才能保持居中之道,優化資源配置。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